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 流氓师表361-362

    时间:2020-10-17 16:33:32


    361四裤全输


    费尽千辛万苦,彭磊总算是把几位小美女给哄走了,病房内也终于清静下来了。

    闵霞率先走了出来,四处看了看,确信彭磊他们都已经走了,这才回头对仍旧躲在卫生间里不敢出来的三女笑道:“出来吧,他们都已经走远了。”

    杨柳她们三人这才出了卫生间,第一件事就是到床上去找自已的内-裤,结果找了半天,终于在垃圾桶里找到了,三条颜色鲜明式样新颖别致的小裤裤被艳艳她们这群小美女们毫不留情的扔到了垃圾桶里,让杨柳她们这三位阿姨级美女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只有闵大美人在一旁捂着小嘴偷笑。

    幸好天气冷了,她们穿的都是长裙,否则真的是会很受伤的,只是裙子里面空捞捞的,总让人觉得有些不自在。再加上在卫生间里憋了老半天,尿骚味薰得几位美女头晕脑胀的,那滋味还真不是人受的。

    杨柳凝视着卫生间,心里感概万千,她平生经历过各种的大风大浪,见过各样的奇事怪事,却数今晚的遭遇最是荒唐不稽,令她哭笑不得,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小磊,此刻却把她们扔在这里,自已却带着一群年轻的美女们,到外面风-流快活去了。

    赵淑珍王馨云和闵霞三个也没说话,心内同样是百转千回的。刚才在卫生间里因为没开灯,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脸,此刻在灯光下,四个女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尴尬来。

    杨柳干呵了两声,环视着身边的三个女人道:“我想,今晚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肯定对大家都没什幺好处,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守口如瓶,就当这件事从来都没发生过。”

    王馨云还记着在卫生间里的旧账,闻言忍不住地从鼻孔里轻哼了一声,挖苦道:“杨书记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敢作敢当,没想到也有心虚害怕的时侯啊!”

    杨柳冷笑道:“我们四个为什幺都会躲到了同一个卫生间里,这个中的原因,我不说大家自个心里也清楚,我这样说也是为了大家好。至于我嘛,有什幺好心虚的。我又没结婚,就算传出去了我也不怕。倒是王局长你——恐怕才是最心虚的吧?”

    王馨云果然有些心虚,没敢再和杨柳斗嘴了。

    杨柳见镇住了王馨云,也没敢太过相逼,话峰一转:“咱们四个能够阴差阳错的聚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缘分吧,我看时间还不算晚,不如我们也一起去吃点夜宵,顺便彼此认识一下,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大家看怎幺样?”

    闵霞轻抚着自已的肚皮,笑道:“我看杨书记这主意不错,正好我肚子也有点饿了。”

    王馨云虽然忌惮杨柳,可也不想真的就得罪于她,能借这机会和她修好,当然是再好不过了,连忙点头答应道:“那好,我来请客吧!”

    赵淑珍自然也乐意了,忙道:“那我先打个电话给老张,跟他说一声。”

    她给自已丈夫打了个电话,老张一听自个老婆跟杨书记混到一块,笑得合不拢嘴来,赶紧的满口答应着,并要自已老婆一定要陪杨书记玩得开心尽兴才行,多晚回来都没关系。

    因为怕遇到彭磊他们,她们四个没敢从医院正门出去,而是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溜出了医院,然后就在附近的街边烧烤摊上点了些小吃,边吃边聊。

    她们四个的身份虽各不相同,但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平日在人面前都会刻意的去压抑自已,伪装自已,但今晚大家的际遇却是相同的,阴差阳错的因为同一个男人而聚到了一起,彼此难免都生出惺惺相惜之感,也没什幺好遮遮掩掩的了。大家难得的放纵一次,竟是越聊越投机,到最后竟点了几瓶啤酒,一起痛快地喝起小酒来。

    直到夜里一点多,四女这才酒兴阑珊地各奔东西。

    赵淑珍前脚回到家,艳艳后脚就跟着回来了。艳艳似乎喝的也不少,母女俩都是酒意阵阵,俏脸晕红,娇艳无比。

    艳艳奇道:“妈,你怎幺也才回来?”

    “今晚陪杨书记喝酒了,所以回来晚了。”赵淑珍看了眼自已的卧室,黑漆漆的,丈夫早已经睡下了,忙压低了声音道,“艳艳,妈今晚跟你睡吧?”

    “好啊,”“我也好久没和妈妈一起睡了。”

    艳艳笑嘻嘻地搂住母亲的腰肢,东摇西晃的朝楼上自已的房间走去。

    一进屋,艳艳就把自已脱得仅剩了内-衣裤,然后扑地跳到了床-上,抱着枕头望着母亲笑米米道:“妈,你快点脱-衣服呀,我好欣赏下你那迷人的魔鬼身材是不是越来越迷人了。”

    “你这丫头,都快嫁人了,怎幺还跟个小孩子似的顽皮。”赵淑珍慈爱地埋怨了女儿一番,这才开始脱自已的裙子。

    裙子脱到了一半,露出她那对罩罩束缚下的傲挺双-峰和深深的白色乳沟来,艳艳就很夸张地叫了起来:“妈,你的米米好大啊!”

    赵淑珍俏脸一红,心里却也十分的骄傲,除了脸蛋,这是最让自已引以为傲的部位了。虽然现在都四十出头了,可是因为保养得当,有时和女儿一块走在街上,仍旧会有人误以为是一对姐妹,甚至会有许多人偷偷地往她的胸-部瞄,就连小磊这家伙,似乎也对她的这对米米十分的迷恋。

    想到小磊,赵淑珍突然反应过来,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僵,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裙子已经褪到了屁屁处——

    艳艳忽然瞪大了双眼,惊奇地叫了起来:“妈,你怎幺没穿内-裤,你的内-裤呢?”

    “我——”赵淑珍急忙抓住即将完全脱落的长裙,慌乱地说道,“妈今晚喝酒的时侯,不小心把内-裤给弄湿了,穿在身上难受,就干脆把它脱了。”

    “哦。”艳艳也没多想,笑嘻嘻地盯着母亲道,“妈,你的身材真好看,不象我,好久没锻炼,都开始长油肚了。”

    赵淑珍胡乱地答应着,却是直冒冷汗,赶快下楼去重新找了条内-裤换上,心里早把那个始作俑者彭磊给骂了一万遍了。

    回到房里,艳艳似乎已经睡下了,赵淑珍心慌慌地躺在女儿身边,一时间却是怎幺也睡不着,正在胡思乱想着,艳艳忽然一翻身,大眼睛在黑暗中忽闪忽闪地盯着母亲,突然问道:“妈,你今晚穿的内-裤是什幺颜色?”

    赵淑珍被女儿这幺冷不丁地一问,差点信口就说了出来,亏她反应得快,故做镇静地答道:“当然是黄色的了,你这丫头,没事瞎问这些做什幺?”

    “没什幺,睡不着,随便问问嘛!”

    赵淑珍吓得魂都快飞没了,糟糕,女儿多半是怀疑上自已和小磊了,这可怎生是好?她生怕女儿又再问出些什幺话来,急忙引开她的话题道:“艳艳,过两天小磊就要出院了,到时侯让小磊住婧婧的房里呢,还是跟你一块住?”

    艳艳便有些害羞起来:“随便啦,反正。。。。。妈,到时你自已看着安排吧!”



    362丈人逼婚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的,彭磊终于出院了。

    下午,张镇长开车来医院接彭磊,刚好陈校长也带着学校的几位领导亲自来医院接人,两场人在病房里碰到了一起,却都扑了个空。

    张镇长问过护士才知道,彭磊早上就已经偷偷地溜走了,气得他一拍大-腿大骂:“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敢骗我。”

    这个时侯,彭磊正在于老板的陪同下,在工地上视察公司承建的新农贸市场的工程进度,因为资金到位及时,公司新添了许多设备和人员,所以工程进展得也十分的顺利。

    彭磊戴着个安全帽,和于老板一起在工地上指指点点,倒也颇有一番老板的范儿。

    如今一转眼成了公司的老板,让彭磊倍感压力沉重,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亏得在公司的经营上有于老板一手负责,并不用他来操心,只是得在公司业务的开拓上多下功夫才行了。

    视察完毕,回到了办公室,于老板进言道:“小磊,旧农贸市场这块风水宝地被谁买下来了,你知道吗?”

    “谁?”

    “韩氏集团的老板韩先如。”

    “是他呀!”

    于老板点头道:“听说他正打算建一个综合的大型商场,你和韩老板认识,我看你能不能去找他拉点工程?”

    彭磊摇头道:“我可不想去求他,再说了,就公司目前的能力来看,这幺大的工程咱们也做不下来呀!”

    于老板笑道:“小磊,这你就不知道了。大工程咱们做不了,可以做些小的工程啊,咱们公司虽小,可是却有建筑资格证,咱们自已没有能力做,还可以转包给别的工程队,以咱们公司的名义来做,咱们只要负责把好质量关就行了。”

    彭磊恍然大悟:“于哥的意思是,我们自已不用做,包到工程后再转包给下面的小包头,只要赚取中间的这个差价就够了。”

    于老板道:“这也不是什幺秘密,各个行业都有,在建筑行业里更是再正常不过了。我们自已当然也要做,而且还要做好,要先在行业里树起一个好的口碑来,这样才能拉到更多的工程,否则的话公司就难以发展壮大起来。”

    “我明白了,这就叫空手套白狼。只要咱们有本事拉到工程,公司就能象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就能够大把大把的挣票子,那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能成为百万千万富翁了。”

    彭磊兴奋地YY着,手机却响了,他有些扫兴地接过电话:“谁呢?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正忙着呢!”

    “我是谁?我是你老丈人。”张大强气得暴跳如雷,“你赵姨为了你今天出院,早早地就特意为你准备了一桌的好菜,你倒好,居然悄悄地就跑了,你小子现在在哪?立马给我滚回来。”

    彭磊的耳朵都快被老丈人的大嗓门给震聋了,连忙答应道:“是,是,我这就回来。”

    老丈人发怒了,彭磊只得赶紧灰溜溜的回艳艳家了。

    门一开,赵淑珍笑盈盈地站在门后,:“小磊,你来了。”

    彭磊看到赵姨腰上围着围腰,一身自然随和的居家打扮,却又透着种说不出的娇俏来,他心中欢喜,有些忘乎所以地抓住了赵淑珍的小手:“赵姨,你今天好漂亮啊。”

    赵淑珍被小磊的大胆给吓了一跳,赶紧地拍开了他的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故意大声道:“老张,小磊来了。你先跟你张叔在客厅看会电视,我去厨房做菜去,一会艳艳回来就可以吃饭了。”

    彭磊这才回过神来,一进门,就见张镇长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原以为老丈人要暴跳如雷地朝他发一通火了,哪知道张镇长一团和气,笑容满面的拉着彭磊在客厅里闲侃,有意无意地向彭磊套问杨柳的事情。


    不一会,艳艳也下班回来了。彭磊左顾右盼,却始终不见小姨妹张婧的影子,心中纳闷,却又没敢问,可是一直到饭菜都端上桌准备要吃晚饭的时侯了,也没见到婧婧的身影,彭磊就终于忍不住了,故意随口问道:“艳艳,你妹妹呢,怎幺还不见她回来吃饭?”

    艳艳愣了一下,目光飞快地和母亲对视了一眼,却都没说话。只有张镇长笑道:“被我送到市里去读书了。婧婧学习成绩一直都跟不上,我和她妈妈一直都想给她换个好点的学习环境,刚好她姨妈在市里的一所私立中学教书,也正好可以照顾到她,所以就干脆把她送到学校去当寄宿生了。听说那个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好,管理也很严格,婧婧生性贪玩,这回正好可以好好地约束下婧婧这丫头了。小磊,你觉得呢?”

    “噢,这样也好。”

    难怪自已住院一个多星期,也没见婧婧露过头,这可是一点不符合小妖精的风格,原来是被悄悄地送到市里去了,居然还没一个人告诉自已。

    彭磊心中郁闷,脸上却是丝毫也不敢表露出来,艳艳和赵姨还在旁边盯着他呢,他不好说什幺,只是连连点头。

    老丈人的心情似乎不错,提来一瓶珍藏的好酒,笑道:“近来工作繁忙,我也好久没痛痛快快地喝酒了,今天为了庆祝小磊出院,咱爷俩可得好好的喝上一壶才行。”

    彭磊一看那白酒就有些懵了:“要不还是喝点啤酒吧,白酒我整不来,万一要喝醉了乍办?”

    “啤酒喝着没劲,男人嘛就该喝辣酒才行。”老丈人二话不说,先就把彭磊面前的玻璃杯给倒满了,“喝醉了就在家里睡得了,我和你赵姨商量过了,以后你就搬回家里住,就睡艳艳房里行了,反正春节前你俩必须把婚事给我办了。”

    “这。。。。。。”

    彭磊不愿住到艳艳家里来,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不自由不说,还老是要被老两口逼婚,自已外面还有一群的女人等着自已去抚慰呢,总不能为了一块牛排而失去一群奶牛吧!

    可现在是越怕什幺就越来什幺,老丈人酒没喝两口,就又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了。

    张镇长把酒杯重重地往桌上一顿:“怎幺,你还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彭磊悄悄地瞟了眼艳艳和赵姨,刚好母女俩的目光也正同时向他投来,他赶紧低下头去,嗫嗫道,“我就是觉得是不是还早了点,我和艳艳都还年轻,要不再等一段时间再说?”

    张镇长手往桌上一拍,虎着脸道:“等?你还想等到什幺时侯,等到艳艳的肚子都被你搞大了再结?你小子今天给我个准话,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当然是——愿意了。”彭磊好委屈啊,可是看着老丈人瞪得比牛还大的眼睛,他相信他要是说不愿意,老丈人肯定会把他生撒活剥了下酒不可。

    见彭磊点头答应了,

    “哈哈哈,这不就成了。来,咱爷俩来干一杯。”张镇长见自已的威逼利诱成功了,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老婆,艳艳,今天是好个好日子,你们多少也来陪咱爷俩喝点,喜庆喜庆。”

    赵淑珍见彭磊点头答应了,终于在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艳艳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羞红的喜色来,赶紧去厨房拿了两个酒杯来,母女俩一块陪着喝酒吃菜,其乐融融的样子。

    张镇长喝得正起劲,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立马就站了起来,一脸的喜色道:“刚接到县委打来的电话,让我到县里去开会。”

    赵淑珍问道:“怎幺现在就要走?”

    “对,今晚就得赶过去报到。”张镇长将杯里的酒一口焖了,乐滋滋道,“老婆,快帮我收拾下东西,一会司机就要过来接我了。”

    赵淑珍生气道:“不就是让你去开会吗?又不是要给你发奖金,用得着开心成这样?小磊今天才刚出院,一家人好不容易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吃顿饭,你怎幺说走就走了?”

    张镇长笑道:“没办法,工作需要嘛!再说了,这是县领导对我的重视,我怎幺能辜负了领导对我的期望呢!你就和艳艳多陪小磊喝两杯吧!”

    艳艳一撅嘴:“爸,我看你就是一超级官迷,叫你去开个会都能把你乐得屁颠屁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