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 奴役狂想曲之奴隶运动会

    时间:2020-10-17 16:32:58

    美丽的太平洋上有无数无名的小岛,这些岛屿不属于任何国家,只要是有
    人都可以买下它们并替它们起个自己喜欢的名字。
      这几天,樱雪岛陆续来了很多飞机和游轮。
      原来,这里要举行第一届奴隶运动会。
      樱雪岛的主人,就是全世界富豪榜排名第四名的钱先生。
      钱先生只有30多岁,但他几乎掌控了全球所有和奴隶贩卖、奴隶调教有关
    的生意。
      全球奴隶合法化文件能顺利签署,与他也有莫大的关係。
      今天,钱先生如同平常一样坐在天台的桌子旁,一边享受他的早餐一边看报
    纸。
      有两个漂亮的小女人赤身裸体,手脚被铁链锁在一起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爬,红色的衔口球填满了她们的小嘴锁在脑后。
      脖子项圈上的铁链被系在桌脚。
      她们是钱先生饲养的众多母狗中的两只。
      钱先生身旁还站着一个同样全身赤裸的女人。
      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但她并没有被铁链锁着,只是穿着绳内衣,颈部带的狗项圈也没有系铁链。
      这有些不符合奴隶的通常装扮。
      原来她就是樱雪岛的总管衡山惠子。
      「惠儿,运动会的事情筹备的怎幺样了?」
      钱先生放下报纸问惠子。
      衡山惠子恭恭敬敬的对钱先生做彙报:「照主人的吩咐,运动会的全部场所
    已经在三个月前修建好了,各位大人的奴隶代表团也基本上到齐了。
      我已经将他们安排在樱雪岛宾馆区休息。
      不过主人,有很多没有被邀请的中小奴隶主和一些富人也赶来了。
      宾馆区的房间似乎不够住。
      是不是开放半山区给他们?」
      「嗯,就按你说的办吧,再有几天,运动会就要召开了。
      没想到竟然来了这幺多人。
      帮我好好招呼他们,不要怠慢了我们的贵宾。
      哦,惠儿,陪我去海边走走。」
      「是,主人。」
      衡山惠子回答,说完跟在钱先生后边走了出去,阳台上只留下那两只母狗还
    趴在桌子旁边。
      二、奴隶运动会如期举行。
      夜间的体育场被灯光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开幕式上各位大人争着显示自己的
    实力,所以开幕式煞是好看。
      第一个入场的是罗门布鲁斯。
      罗门今年才27岁,是罗门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只见他手持黑色皮鞭,懒洋洋的坐在一辆单人马车上,所谓马车,其实是由
    一个苗条的女奴来拉的。
      那个女人全身赤裸,双手被高高吊在背后。
      肛门里塞着一个假jj,jj留在外边的部分像一条马尾巴,jj不停的震
    蕩,加上女奴不停奔跑使得马尾巴也不停的摇晃。
      她的脚掌上钉了类似马蹄铁的东西,两脚间锁着20釐米的铁链,脚踝上各
    带一串银铃,两个硕大的乳房被连在车上的两根横棍夹得发紫,乳头穿环,环上
    各有一个很大的银铃。
      嘴里戴着马嚼子,锁在脑后,还用皮绳连在马车上。
      她的跨下是一块连在马车上的三角形的木头。
      木头的高度使女奴只能垫起脚用脚尖走路,而且每走一步木块尖尖的一头都
    会摩擦她的阴户。
      这个女奴从她被套在马车上开始就已经是一匹母马了,这匹母马确实经过严
    格的训练,带着眼罩,看不见道路,只能听从主人的吩咐和鞭打进退,竟然可以
    一步不错。
      由于阴户不断在木头上摩擦,女奴嘴里不住「嗯嗯」的叫着。
      她身上的铃铛随着她的奔跑「叮叮噹噹」的作响煞是好听。
      罗门似乎还嫌她跑的太慢,拿起鞭子用力抽向她的屁股。
      母马白皙的屁股很快就出现了一道道的红印。
      马车后边锁着四队女奴,每个女奴身上都穿着绳内衣,嘴里含着衔口球。
      下身的两个洞插着震动jj,锁着贞Cao带。
      脖子上带着狗项圈,手脚都锁着手铐脚镣,这是女奴的标準装备。
      并且她们每个人的手铐,脚镣,项圈都用铁链连在一起。
      只能跟着马车不停的跑。
      边跑还边发出呜呜的叫声。
      紧接着入场的是杨。
      杨,华裔男子,50多岁,头顶已经半秃了,肥胖的身体也坐在一辆豪华马
    车上。
      杨是以贩卖人口起家的,全球奴隶合法化文件生效后,他的生意转为合法生
    意。
      他也成为世界上一流的奴隶商人。
      杨的马车和罗门的有些不一样,他的马车是由三匹母马来拉的。
      旁边两匹母马穿着绳内衣,脚底钉着马蹄铁,带着脚镣,双手被锁在车前的
    横栏上。
      嘴里戴着衔口球,肛门里插着马尾jj。
      阴唇分别被两个夹子夹着,夹子用绳系在绳内衣上,使她们的阴道大大的张
    开,似乎是专门给人看的。
      中间的一匹双乳是被横栏贯穿的,手被铁链拉向马车方向。
      也就是说,她永远也没有可能离开这辆马车,而且她拉车的时候要用胸部去
    挺,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她的肛门里同样塞着类似马尾巴的电动jj。
      嘴上带着马嚼子。
      脚上也钉着马蹄铁,锁着铁链。
      和另两匹母马不同的是,她的阴道里被插了一个同性恋常用的双头jj,锁
    在她的腰上。
      也许是为了显示她的力量大,要被当为公马吧。
      杨裸露着自己粗大的jj,他的车上还锁着两条母狗,不停的轮流为他吸吮
    jj。
      杨满意的仰头看着天,享受着他的极品雪茄。
      身为奴隶商人的他,这次奴隶运动会里数他的代表团人数最多,达到百人以
    上。
      跟在他马车后边的是32名女奴,她们都身穿绳内衣,脚上锁着脚镣,手被
    铐在前面,有铁链和脚镣相连。
      脖子上有狗项圈,但没有铁链连着。
      阴道肛门都插着假jj。
      jj 锁在绳内衣上,无法拔出来。
      在近处可以看的很清楚,每个女奴的阴道都已经被假jj折磨的又红又肿,
    还不停的有淫水流出来。
      引人注意的还是每个女奴的身边。
      原来每个女奴都有一条母狗在地上爬。
      每条母狗身上除了肛门里插着的仿狗尾jj,以及锁住她们限制她们只能爬
    行的手铐脚镣,还有戴在脖子上铁链,锁在女奴手上的狗项圈外一无所有。
      女奴和母狗外围是一圈男奴,男奴们除了身上穿着绳衣和锁在jj根部的金
    属环外再没有其他束缚了。
      他们每个人的jj都雄伟挺立着,手里拿着藤棍,时刻监视着女奴和母狗的
    一举一动。
      对杨来说,他们不是男奴而是一种行刑工具。
      当有女奴犯错时,他们可以用他们手中的藤棍甚至他们的jj去惩罚她。
      那将是非常严厉的处罚。
      紧接着杨的队伍的是一位女性,伊利莎白。
      戴西。
      她是个女伯爵,拥有英国皇室血统。
      旗下的企业也多是正当企业。
      可是这个女人性慾奇强,所以养了很多的男奴。
      今天她是骑马出场的。
      戴西一身女王装打扮骑在男奴的脖子上,那个男奴的双手带着橡胶手套握住
    戴西的两条粉嫩的大腿,黑胶头套紧紧箍在他头部,只有鼻子和眼睛的地方留有
    孔。
      又长又粗大的jj挺立着,jj上套着黑色的胶套,更显得jj的雄伟。
      他就是那匹马。
      戴西的奴隶代表团只有16人,排成一个4 X 4的方队。
      每个都带着重重的手铐脚镣。
      jj挺立着。
      在马的身上,还锁着两只母狗。
      跟着马的行动不断爬行。
      很明显她们刚刚被虐待过,她们的乳房上还留着雪茄烫过的痕迹。
      其中一只的眼角还有泪痕。
      接着又陆陆续续的进来很多队伍。
      有骑母狗的,有坐轿子的。
      花样百出。
      全部队伍进场后,奴隶主们陆续上了贵宾席。
      钱先生走上主席台,衡山惠子把準备好的稿子递给钱先生。
      「我很高兴,我和在座的各位终于盼到这一天,全球奴隶合法化。
      为了纪念这个文件的签署,我提议举办全球奴隶运动会。
      今天,全球首届奴隶运动会终于如期开幕了。
      我想,以后这个盛会一定会向奥运会一样受全世界的关注。」
      钱先生的开幕词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
      三、奴隶运动会正式开始了。
      每个项目的胜利者将获得一套特製的SM套装。
      第一个项目是女奴100 米跑。
      比赛的规则如下:1 、女奴在比赛中跌倒即丧失比赛资格。
      2 、女奴在比赛过程中阴道里的假jj滑落即丧失比赛资格。
      3 、本项运动按到达终点的顺序取前三名进入决赛。
      参加这场比赛的女奴一共有30人,她们被分成三组进行比赛。
      每组的前三名可以进入决赛。
      决赛会在第二天的下午举行。
      参赛女奴的装束都是一样的,双手被高高吊在身后锁在项圈上,项圈前面的
    铁链已被去掉。
      光着脚,脚和脚踝上缠着白纱布,纱布上锁着沈重的脚镣。
      两脚间有50公分的铁链连着,这个距离不会太影响到女奴奔跑。
      而纱布的作用是为了减少女奴在剧烈运动中被脚镣磨伤的机会。
      这项措施是钱先生提出的。
      原本奴隶主们都不会顾及奴隶的死活。
      但钱先生却说如果每完成一个项目就弄伤一个奴隶,这样太浪费了。
      所以大会通过了这个提议。
      可以想像,女奴们这样的装束,很容易在赛跑中失去平衡。
      如果她们在比赛中摔倒,是无法自己爬起来的。
      女奴的嘴上还堵着衔口球。
      乳头上系的铃铛会随着女奴的奔跑发出悦耳的声音。
      女奴的阴道里都被塞进特製的假jj。
      这种假jj,除了特别粗大外表面还布满了凸起的塑胶粒,这些塑胶粒会随
    假jj的蠕动使女奴的阴道受到更多的刺激。
      女奴在拚命跑的时候还要时刻夹紧阴道以防止假jj掉下来使自己失去比赛
    资格。
      这个项目是整个奴隶运动会里最简单的了。
      女奴只要注意掌握平衡,不摔倒和坚持不使假jj掉下来跑到终点就可以了

      第一场比赛即将开始,10名女奴被赶到起跑线前。
      工作人员忙着为女奴们做最后的检查,检查她们身上的装备是否完备,然后
    打开她们阴道里假jj的开关。
      假 jj 开始蠕动,女奴们被堵着的小嘴时不时发出「嗯嗯」的声音。
      下面的洞开始湿润了,每个奴隶都努力夹紧阴道。
      有几个开始弓起身体,露出痛苦的表情,汗水不断从脸上滴下来。
      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响,女奴们纷纷跑出起跑线,由于双手被吊在背后,她们
    跑的时候肩膀要左右用力摇晃,系在乳头上的铃铛随着上身的晃动也「叮叮噹噹
    」的响起来。
      其中一个女奴没跑几步就摔倒了,乳房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她发出一声惨叫,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呻吟。
      系在乳头上的银铃在摔在地上的一瞬间刮伤了她的乳房,乳房上现出斑斑血
    迹。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台上传来大声的咒骂:「妈的,贱婊子。
      给我丢脸,刚跑几步就摔倒了,回去打断你的手脚要你去给公狗做老婆。」
      她哭着,在那阵咒骂声中被工作人员 下场地。
      接着,又有两个女奴由于相互碰撞摔倒,一个砸在另一个身上。
      台上先传来了一阵骂声,续尔两个奴隶主互相对骂起来,指责对方的奴隶故
    意犯规。
      被砸的那个躺在地上发出呜呜的呻吟声,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压在她身上那个,假jj在摔倒时随着一股淫水掉出去很远,在地上仍不停
    的震荡。
      她极力想挣扎起来继续跑,因为她知道她这样回去一定会被主人打死。
      她们也被工作人员 出场地。
      跑到一半的时候,又一个女奴大叫一声,假jj随着一股淫水喷出而掉了下
    来。
      整个人也瘫软,跪到地上,然后趴下去,昏迷了。
      医生跑到她身边看了看,对跟过来的工作人员说:「受不了不断高潮虚脱了
    , 她下去吧。」
      她也被 下场地。
      接着又有几个女奴的jj滑落下来被取消资格驱逐出场所。
      台上的观众欢呼着,高喊着。
      因为他们从没看过这幺刺激的比赛。
      看看赛道,斑斑点点都是女奴们流下来的淫水。
      还有一些红色的血迹,那是女奴被脚镣磨坏的脚踝流出来的。
      赛场上还剩下四名女奴。
      罗门的奴隶跑在最后,她全身香汗淋漓,阴道拚命夹紧,以防止假jj滑落

      双腿不停的颤抖,淫水顺着大腿内侧流出来,一滴一滴,滴落在赛道上。
      被夹紧的jj反而更加刺激她的阴道。
      使她不断达到高潮,快感和痛苦啃食她的神经,使她不能用心奔跑。
      她有些虚脱,似乎已经达到极限,不能再支撑下去了。
      「跑起来,贱人,如果输了就扒掉你的皮。」
      罗门站起来喊到,完全没有了绅士的模样。
      杨不愧是一流的奴隶商人,他的女奴不但长的漂亮,而且经过严格的训练,
    一直都跑在第一名的位置上,但是脚上的白纱布已经被血染成红色了。
      眼看离终点只有一步之遥了,她感到如释重负。
      就在精神放鬆的瞬间,阴道鬆弛下来,在迈向终点的同时,假jj从她的阴
    道里滑落出来。
      掉在地上。
      她瞬间凝固了, 起的脚竟忘记放下,过了一会才伏在地上哭泣起来。
      「妈的。」
      杨气的将雪茄狠狠的在身旁一只母狗身上按熄。
      朝旁边吐了口口水。
      「呃!」
      那只母狗拚命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忍着乳房被雪茄烫伤的痛苦,没使自己叫出
    声来。
      但她的嘴唇已经流血了。
      当雪茄从她乳房上拿开时,乳房已经被雪茄烫出一个疤。
      第二名的女奴小心的绕过伏在地上的杨的奴隶跨过终点后。
      马上躺在地上,拚命的呼吸,补充氧气。
      假jj还在她阴道里不停的震荡,渐渐的,她弯曲的双腿儘量分开,阴道用
    力想把假jj排出体外。
      她的主人冲下来,跪在地上一边揉捏她的乳房,一边对她说:「好样的,真
    争气,今天晚上就允许你伺候我,明天你要继续努力给我拿到这第一套豪华SM
    套装。」
      第二个女奴跨过了终点,也跪倒在赛道上。
      最后是罗门的奴隶,她总算没有给主人丢脸,坚持走过了终点,就在也撑不
    住了。
      跪在地上不停的哭着。
      罗门满意的笑起来,恢复了绅士风度,得意的看着杨。
      接下去的两场比赛,撑到最后的只有五名女奴。
      这样一共就只有八名奴隶可以参加明天的女奴100 米决赛。
      晚上,杨的住宿区。
      今天失败的女奴双手向后上被吊绑在一个房间里。
      被脚镣磨伤的脚踝已经结疤了。
      杨拿着皮鞭,狠命的抽打那个可怜的女奴。
      「贱货,贱货,给我丢脸,让罗门那个小子看我的笑话。
      打死你,打死你……」杨不停的骂着,女奴只是低声呻吟,无助的摇动着可
    怜的身体。
      眼泪不断从眼角流出,雪白的肌肤随着鞭子落下显出一道道暗红的鞭痕。
      她不敢讲半句求饶的话,因为那样只会招来更多的毒打。
      杨打了一会,觉得累了,就点起一只雪茄。
      右手一挥,一条母狗爬过来,在他身后趴好,四肢蜷缩,头低低向下。
      光滑的后背对着杨的屁股。
      杨坐到那只母狗背上休息。
      另一条母狗爬过来替杨脱下裤子,把杨的jj捧到自己手里用嘴吸吮。
      杨坐了一会,越想越气,于是又站起来,拿着雪茄走到被吊绑的女奴面前。
      狠狠的将雪茄按在她的乳房上。
      「啊!」
      女奴再也忍不住了,大声惨叫。
      杨似乎还不过瘾,不停的把雪茄按在她身体的各处敏感部位。
      女奴叫着,哭着。
      两只脚不断在空中乱蹬。
      杨停下来,用手抚摸女奴的阴唇,说:「你那儿不是很鬆吗,夹不住假 j
    j ?那你今天就夹着这支雪茄过夜吧!」
      然后将还没有熄灭的雪茄深深的插入女奴的阴道。
      只剩下雪茄的尾部还留在阴唇外边。
      「啊!」
      女奴大叫一声,就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了。
      她已经昏死过去。
      杨出了口恶气,心满意足的走去他的睡房,留下可怜的女奴被吊在空中飘蕩
    着。
      雪茄已经彻底烫坏了她的阴道。
      以后再有任何物体插入她的阴道对她而言都将是莫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