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 淫乱熟母

    时间:2020-10-17 16:32:20

    浴室内,一股股朦胧的蒸雾正充斥着整个浴室的空间,健治已经躺在浴缸内享受着热水澡的舒服感,但他的脑中却是浮现着待会他如何凌虐着他的美艳母亲--美佐子的景像,而他那根埋藏在水中的肉棒早已兴奋得粗硬挺起,随时都可以好好插干着母亲美佐子那令男人销魂的骚屄。

    一会后,浴室响起开门声,美佐子便走了进来,还是一样,美佐子身上没有丝毫的衣物,仅用一条纯白的浴巾包裹着性感妖艳的胴体,只是她将原本早已凌乱的妆从新画上,她那头微捲的整头红髮也用髮饰整个盘捲起来,如此打扮的美佐子变得更成熟、更有女人味。而她那用着浴巾包裹下的赤裸胴体,加上有些忧郁的水亮双眼及艳脸,一个带有浓愁的美艳熟女,只要任何男人一见到,绝对没有一个男人不想上她,包括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健治。

    「吃饱、收拾好了吗?」

    「嗯……」

    「好……妈妈,你到我面前来坐下,我来帮你洗澡……」

    「……」听到儿子健治这幺说道,美佐子不知是无奈还是已经对儿子完全服从,她不发一语的就走到浴缸前坐下,然后脱掉身上仅有的一件浴巾,等待着儿子为她洗澡。

    此时健治已经从浴缸内出来,他将双手抹满清洗身体的液体,然后就开始为他的母亲--美佐子「洗澡」。

    健治一开始就从美佐子背后粗暴地用双手搓捏洗弄着美佐子胸前那两颗令男人垂涎的丰满肉球,有时还会肆意的玩弄挑逗着美佐子那极为敏感的粉红乳头。

    「嗯……啊……哦……」被亲生儿子如此「洗弄」着双乳的美佐子,不但不觉得有丝毫的不快与被侵犯的感觉,反而轻闭双眼像是在享受着儿子的挑逗,甚至不做任何抗拒,不时配合着儿子健治的搓揉发出近几娇媚的销魂呻吟声。

    健治如此洗弄了母亲美佐子的乳房一会后,他的手已经不仅仅满足于玩弄母亲的乳房,他更将兴趣移向了美佐子的下半身:「妈妈,你站起来吧!我要洗你下面的小嫩屄及可爱的后庭花了。」

    一听到儿子健治这般说道,美佐子下半身的嫩屄及屁眼立即一阵肉紧及强烈的骚痒,并且从粉嫩敏感的肉屄内缓缓地流出淫汁,开始润滑着美佐子的阴道。接着美佐子就站了起来,此时健治从美佐子背后一抱,母子俩的灼热肉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当然健治的肉棒早又紧贴在美佐子的屁股沟上。

    健治那抹着沐浴乳泡沫的双手已经轻轻搓洗着美佐子私处上方极为茂盛的阴毛,他将不是相当杂乱的耻部阴毛清洗过后,目标就转向母亲的嫩屄,健治用两只手指将美佐子的阴唇给分了开来,跟着就用手指搓抚着母亲美佐子全身最为敏感的性感带--阴核。

    美佐子那早已成熟的肉体哪里能够忍受的住儿子在她阴蒂的挑逗攻击,她的炽热性慾再度迅速充斥全身,而且因刚才在饭厅上没得到性高潮,此时经儿子健治一抚摸玩弄阴核,肉屄内立即不停流出大量的淫水。

    「啊……健治……哦……好……好棒……」

    这时的健治根本早就不像是在帮他的母亲洗澡,而是赤裸裸地在挑逗玩弄着美佐子那成熟的肉体。而美佐子也已被儿子那双极有爱抚技巧的手渐渐挑逗到高潮境界,她渴望着、她需索着,她需要一根强而有力的东西来好好的满足她早已湿润且骚痒的淫屄,使她达到性高潮,即使这个男人是她的亲生儿子,她也会淫乱的将大腿张开接纳儿子的性器。

    但健治却好像没打算让母亲洩身,他只是重覆温柔地「洗弄」着母亲美佐子的肉体。美佐子因迟迟等不到儿子的手指或是肉棒的插入,而开始显得既着急又是难受,她不由得开始上下晃动着肥臀,好让贴在她臀沟里的肉棒有所反应,使儿子受不了兴奋进而插入她的体内。

    可是健治就像是喜欢观看自己母亲为强烈性慾所苦的模样的恶魔,他仍是继续的挑逗着母亲美佐子,同时深埋在母亲臀肉沟下的肉棒偶尔也会上下摩擦个一两次,但是就是不将他的肉棒插进美佐子的肉屄内,他要好好地欣赏母亲那副为性慾着急而淫蕩的样子。

    没多久,美佐子再也受不了儿子对她的性挑逗煎熬:「拜託你……求求你,健治……给妈妈……我要……我要啊!鸣……」

    听到母亲几近哭泣地并摇晃着肥臀需求着他的肉棒的健治不禁得意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时候到了,此时的母亲已经完全被他调教成一只发情的淫兽,他的母亲--美佐子是再也不可能没有他及离开他了,母亲的肉体已经完全被他所征服了,那幺他要完整的拥有他所深爱的母亲美佐子(包括肉体及美佐子的心)再也不是件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健治想到这,不禁有些兴奋难耐,他决定给母亲一个爽快,于是他轻咬着美佐子的耳垂说道:「呵……很想要我的鸡鸡插进去帮你好好地洗洗吗?」

    美佐子脸红害羞地不停的点头:「要……要……妈妈要……我要健治的大鸡鸡……快给妈妈你的大鸡鸡吧……哦……」

    「嘿……美佐子你真是淫蕩的女人。妈妈,可以的,你的下体就让我的鸡鸡替你好好的洗一洗……你趴在地上吧!」

    「啊……好……我趴……妈妈马上趴……」

    从刚才的饭厅到浴室面对儿子的挑逗却久久未能达到高潮的美佐子,一听到儿子愿意插进她的屄内,下体不禁又是一阵肉紧,她已顾不得道德伦理及羞耻,急忙跪趴在地上,像只母狗般张开大腿,露出她已微微张开的性器及后庭花(肛门)以方便儿子的插入。她期待着儿子粗暴的插入,唯有儿子粗暴的抽插才能满足她及替她骚痒强烈的淫屄止痒,一想到可以尝到她渴望已久的快感,她就不禁摇晃着硕大的肥臀,像是催促着她的儿子快点插入她的嫩屄。

    「快……嗯……快……我的好儿子……我要……妈妈要你的大鸡鸡……」美佐子此时的理智早已被熊熊慾火给埋没,她现在只是一头髮情的淫兽,为了能舒解肉屄内的强烈骚痒感及得到巨大的快感,再难为情及羞耻的话她都说得出。

    但是美佐子却没料到,她的儿子的肉棒要插入的目标不是早已骚痒得难受的嫩屄,而是她嫩屄上方紧闭的后庭花--肛门。健治抹了抹美佐子下体的淫汁在他的大肉棒后,就猛然一把剥开美佐子的两片肉臀(美佐子的两片肉臀被强行扒开之后,可以看见那害羞的后庭花(肛门)已微微张开,从美佐子肛门四周没有一根阴毛的乾净情形看来,是健治将他的母亲肛门四周的阴毛给全部剃除),然后就直直地插入他母亲的肛门。就这样,健治毫不费力地就完成了将他那根粗长肥硬的大肉棒插入母亲美佐子的柔嫩肛门内的整个过程。

    「啊……痛啊……健治……健治……不是那里……快拔出去呀……鸣……好痛……妈妈的屁股好痛呀……」美佐子受不了这突来的剧烈疼痛,开始哭泣尖叫起来。

    即使以往健治已对她做过数次的肛门交媾,但美佐子就是无法适应这令她始终感觉不安且变态的性交方式,因此每当健治对美佐子做肛交时,总会带给美佐子的后庭花(肛门)一阵强烈的灼热且难以忍受的疼痛感,但健治却不理会母亲的悲惨哀求的哭叫声,依然用他的大肉棒开始在美佐子的肛门内作起活塞运动。

    「啊……鸣……痛呀……健治……鸣……饶了……饶了我吧……求求你……鸣……」

    「哼!你这蕩妇,我这不是已经将我的大鸡鸡给你了吗?现在又说不要。不要再装了,你也很喜欢我干你屁股的不是吗?等一下你就会跟以前一样舒服得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地摇晃着你的大屁股了……」

    接着,健治以更强猛的方式抽乾着美佐子的肛门,美佐子更是痛得脸上挂满泪珠,但不一会,健治所说的话得到了印证。

    渐渐地,美佐子肛门内的强烈疼痛感被逐渐传来的麻痺感般的快感所取代,她又慢慢地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跟往常与健治肛交一样,她开始觉得不怎幺痛了,反而有种令她难以形容的麻痺快感正在她的肛门内逐渐散开,而她痛苦的哀叫也转变为微弱的呻吟。

    「啊……健治……哦……」当这股麻痺般的快感不停地散开在美佐子的肛门内时,美佐子更是开始主动摇晃着臀部配着健治的抽插动作,原本紧绷抗拒着肉棒的肛门内的括约肌也不再那样抗拒用力,于是美佐子的肛门再次很容易地被儿子健治开发调教。

    这些日子以来的肛交训练,虽然不能使美佐子一开始就享受到肛交的美妙滋味,但与第一次的肛交比起来,美佐子对肛交的敏感度已经大大的提升,她那原本紧而窄的狭小肛门如今也能完全容纳得下她儿子健治那样粗长硬挺的肉棒。

    美佐子也有过好几次与儿子健治肛交而兴奋得洩身的经验,而且洩得比一般正常性交还要舒服爽快,证明美佐子的肛门的确是值得开发,因为美佐子的肛门也是她极为敏感的性感带之一,甚至可能肛门比起阴核的刺激敏感度更能使美佐子容易达至高潮,所以说美佐子厌恶肛门交媾是不对的。虽然她每次都是在儿子健治的强迫下进行肛交,但美佐子也确实在数次的肛交中开始体验尝到男女肛交的那份麻痺快感的洩身滋味。

    之所以美佐子还会对肛交有所排拒,主要还是一般的观念束缚着她,她总认为肛交是不洁、变态的性行为,因此与丈夫之间也就当然没有肛交过,换言之,美佐子肛门的处女是被亲生儿子--健治在强迫的情形下所夺取走的。经历了数次的肛门性交后,美佐子自己也没发觉,她正慢慢的接受并享受着肛交带给她不同于阴道性交的强烈快感,而今,美佐子在儿子的带领下,再次尝到她想都不敢想、也不能想的肛交麻痺快感。

    当美佐子肛门内的括约肌不再紧绷及用力,健治的抽插活塞动作是愈来愈容易,也愈来愈顺畅,渐渐的,美佐子受肛门麻痺般快感的影响,她的前面骚屄又骚痒了起来,嫩屄内又缓缓流出淫汁。

    「啊……哦……嗯……好……好棒呀……健治……妈妈……妈妈的屄屄好痒喔……嗯……」

    「呵……你这个骚女人终于还是露出你的本性了,喜欢我干你的屁股吗?」

    「啊……嗯……我……我不知道……」美佐子紧蹙着秀眉摇着头,但她的丽脸上已经浮现出既是欢愉、又是痛苦的矛盾神情。

    「不知道吗?这样你就会知道了吧!」健治在美佐子的肛门内又是一阵强烈的抽插,同时用手粗暴的伸到美佐子的丰满双乳上用力搓捏。

    美佐子哪受得了这种激情的肛交方式,她已逐渐地迫近高潮了。

    「说,你喜不喜欢我干你的后庭花?」健治加强肛门内的抽插,并紧捏揉握着美佐子那双柔软的大乳房。

    「嗯……哦……我……我喜欢……喜欢健治干我的屁股……嗯……啊……再用力啊……啊……哦……」

    「以后要主动要求肛交,知道吗?」

    「嗯……哦……是……美佐子的屁股随时……啊……随时都是主人的……哦……不行了……啊……屁眼好热……屄屄好痒喔……哦…….我……我要……我要洩了……」

    这时健治索性在母亲的肛门内做最快速的抽插,一会儿,美佐子就在肛门的麻痺般快感与肉屄洩出的愉悦爽快感的夹击下,达到再一次空前的性高潮。

    「啊……洩了……啊……嗯……」从美佐子的嫩屄内不停地流出大量浊白的阴精,就在流出这些阴精时,美佐子的全身肉体仍不停的在抽搐着,可见她洩身洩得有多幺激烈、多幺爽快,美佐子在儿子健治的「肛姦」下再次得到强烈的性高潮。

    而在美佐子洩身时,美佐子的肛门括约肌急速收缩,将健治的肉棒夹得几乎快要断掉。在这种紧迫的收缩和柔软的夹紧下,健治也抵挡不住肛门强力收缩所带给他的强烈爽快感,也喷出一阵又一阵的乳白精液射向母亲美佐子的肛门内。

    「喔……射了……」

    而被射入精液在肛门内的美佐子,则感到肠子内被一波波灼热的液体所燃烧着:「哦……屁股好热……健治的精液都全部射到我的屁股内了……」

    做完最后冲刺射精之后的健治,从母亲的肛门内拔出他的大肉棒,当他拔出来之时,之前射入美佐子肛门内的精液也缓缓自肛门口处流下。这是一幅多幺淫糜的美丽景像呀!贵妇般的女人赤裸着肉体趴在地上,并明显可以看到从其刚接纳男人阳具不久的肛门口处流出一丝丝属于男人的腥臭精液。

    健治见到此一景像,才刚射完精的肉棒竟又有些胀大勃起,或许是因为他年青,也或许是在他心目中母亲美佐子就是这幺淫媚性感,才能够令他的肉棒能够射完一次又再勃起一次。

    这时健治险些把持不住地想将肉棒再次从后面塞进母亲的嫩屄内,享受母亲那妖媚销魂的肉体,但他看了一下他的阳具,发觉竟有些黄色的残迹沾在肉棒上面,他立即脸色大变,愤怒的一把抓起还处在高潮洩身快感中的美佐子的那头微捲红髮,并怒道:「哼!妈的,你这骚货,今天是不是还没有将你体内骯髒的粪便排泄掉?!」

    「啊……痛,健治,不要这样,妈妈的头髮被你拉得好痛……」

    「混蛋,快说,到底有没有?!」

    「啊……不要再用力拉了……我说……我说。今天……今天因为有亲戚到家里,我招待他们一时忙了过头,所以……」

    「所以你就忘了我的交待了?可恶!你竟然敢让你那骯髒的粪便沾到我的鸡鸡上,不可原谅,你这个贱女人……」

    「啪!啪!」清脆的两声,美佐子已经被儿子健治火热热的在其艳丽的脸上结结实实的赏了两巴掌。

    这两巴掌直打得美佐子要快痛晕了过去,正当健治还要在掌打美佐子时,美佐子受不了激烈的疼痛感而拉着健治正要挥动的手说:「不……不要再打了……妈妈求你……你打得我好痛……妈妈知道错了……你原谅妈妈这一次好不好?妈妈下次一定会记得的,妈妈也很抱歉让你的鸡鸡沾到我的……」

    本来怒气未消的健治听到美佐子柔声哀求,脸上的怒容竟逐渐变为邪淫的笑容:「好吧!这回暂时原谅你,但是,美佐子,做错事是不是要受些惩罚呀?」

    美佐子听到健治这幺说,脸上全是惊恐的神情,她知道健治大概要用什幺可怕的法子来淫虐她了,但是如果拒绝健治,恐怕她往后几天的日子会更加难受,于是她一咬牙,默默的向儿子健治点了点头:「愿意,美佐子愿意接受主人的处罚。」

    「很好,你现在就趴在地上,将你那两片可爱的肥臀扒开,要大大的露出你的后庭花(肛门)喔!……趴好后,就这样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美佐子听完后,全身竟不由得一阵颤抖,因为健治要用她最不能接受且最害怕的手法来惩罚她了。

    约莫五分钟后,健治拿着类似针筒的粗大容器罐及一桶装满着乳白液体的水桶回到浴室,早已做好儿子所要求的趴跪姿势的美佐子见到健治拿着的这两样东西,更是害怕:「健治……你要做那个吗?」

    「嘿……是呀,妈妈你今天既然没有通过便,那做儿子的就只有用「浣肠」的方式来帮助你通便啰……嘿……妈妈积太多便便在肚子里是不好的……放心,等一下我会很温柔的……」

    「……」

    过去,健治也有用过浣肠的法子来淫虐美佐子,但美佐子都因忍受不了浣肠之后的肠胃激烈疼痛感而每每快晕死过去,所以浣肠是美佐子最怕健治淫虐她的方式。但以往就算健治要为美佐子做浣肠,所注射的液体也都仅用两、三百毫克的液体,但现在他拿进浴室的水桶所装的乳白液体至少超过有一千毫克以上,表示健治真的要狠狠地处罚美佐子,才会一次弄这幺多液体以美佐子最不愿意的方式来处罚她。

    美佐子见了,不禁害怕得微微颤抖着雪白的身子,而原本因肛交过后被撑得大张的肛门洞,也紧张害怕得一张一闭的急速闭合起来。

    「……健治,一定要弄这幺多吗?」美佐子害怕地问道。

    「当然啊……你的体内还留着骯髒的便便,不弄这幺多是没办法让你排出来的……还是……妈妈,你不想『浣肠』吗?」

    「不……不是,美佐子让主人沾到美佐子骯髒的东西是我的不对,主人要帮美佐子浣肠,美佐子高兴都来不及呢!」美佐子虽然嘴上这幺说,但内心早已恐惧不已,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忍受得住待会可怕的浣肠。

    「很好,那你还不快抬高你的屁股?」

    「是……」美佐子急忙再次趴好刚才的姿势,并用手将两片臀肉大张,露出才刚被儿子征服过的后庭花(肛门)。

    「嘿……妈妈,要开始了喔……」接着健治就将大筒的注射器的前端插入母亲美佐子羞嫩的屁眼内。

    「啊……」一阵冰凉的触感从肛门内传来,美佐子不禁微抖着身子来显示她有多幺畏惧着浣肠。

    「啊……啊……」美佐子突然一阵阵惨叫,原来健治已经提起装满冰凉乳白液体的水桶往注射器的容纳口倒去,一波波又急又快的冰凉液体不停地流入美佐子肛门内的直肠。

    「啊……不……健治……不要再倒了……啊……」

    不论美佐子如何哀求健治,在健治听来只是让他更加兴奋的母亲哀媚叫声,他手中的水桶倒得更是急速,此时的美佐子除了惨叫并只能接受着这样残忍的淫虐外,她是无法可想。渐渐地,美佐子感到直肠内一阵又一阵的灼热感正在她体内燃烧着,这种浣肠的无尽痛苦,实在是已经超过她所能承受的限度。

    「啧……才倒不到600㏄的牛奶,就好像是装不下了……算了……待会再一次……」

    跟着健治小心翼翼地拔出注射器的端头,就在拔出端头时,美佐子直感一股灼热且痛苦的液体正要从她的直肠内排泄而出,因此当拔出端头时,美佐子的肛门已开始急速收缩且流出一丝丝的乳白液体,她需要立即的强烈排泄才能舒解肚内直肠里可怕又痛苦的灼热痛感,但健治却没能让美佐子排泄体内强烈的痛苦,他赶紧拿出一个塞子,深深塞住美佐子那即将要排泄而出的肛门。

    「啊……不……健治……别这样……妈妈……妈妈好难受呀……」由于塞子塞进肛门里很深又很紧,美佐子无论在下体如何用力都没法子将排泄物给排放出来,美佐子此时脸上已挂满了泪珠,一边在哀叫着。

    健治拍打了几下美佐子的臀肉:「嘿……还没完吶!妈妈,等下还有四百㏄的冰牛奶要再注进你的屁股内,所以不能让你先排泄。要忍耐,知道吗?忍得愈久,待会排泄的快感才会愈大……」

    此时候注射进去的冰牛奶已起了作用,美佐子的直肠内不停地感受到灼热翻绞的痛苦感,她很想马上排泄,但排泄物一到屁眼口就被塞子所挡住,无论如何用力就是无法将排泄物排出,这下只把她痛得生不如死。美佐子全身已经被所冒出的冷汗所沾湿,她那带着忧郁的艳脸也因腹内的灼热绞痛感而露出极为痛苦的神情。

    「啊……健治……拔掉塞子吧……让妈妈去上厕所……原谅妈妈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美佐子又再次哭泣哀求着她的亲生儿子。

    健治到底是深爱着他的母亲,他见美佐子这般痛苦地哀求着他,他也有些不忍心了:「……哼!好吧!」健治取来一个红色脸盆:「你就排泄在这里吧!」

    不能上马桶?!但美佐子似乎已被直肠内的疼痛感逼迫得不顾一切,只要能让她排泄体内的痛苦,在哪里排泄对现在的她都是无所谓的。她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量爬到脸盆边,蹲在脸盆上,做出要排泄的姿势,看来美佐子是真的要排泄在脸盆上了。

    「啊……健治,快……妈妈已经照做了,快拔掉塞子呀!鸣……」美佐子因直肠的灼热疼痛感无法排泄而不停地晃动着她的美臀。跟着美佐子只感屁眼口一鬆,健治已取下了深埋在她肛门内的塞子,美佐子的下半身一阵又一阵的用力,肛门内的括约肌也大张,一股股灼热又痛苦的排泄物立即从肛门口急冲而出。

    「啊……不要看……不能看啊……健治……出来了……啊……鸣……」

    儘管过去健治已看过无数次美佐子浣肠排泄粪便时的羞耻样子,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在自己亲生儿子面前做出难堪不雅的排泄姿势与动作,始终叫美佐子无法适应,每次浣完肠排泄时,只会使美佐子更加羞耻难为情。但身为儿子的健治此时看着母亲美佐子张开她的私密菊花蕾排泄着,心中竟是充满着兴奋及征服的快感,美佐子难为情地双手掩盖着哭红了眼的丽脸。

    「噗……噗……」随着排泄的声音,跟着一波又一波的乳白夹杂着黄色的液体,就这样如水流一般在儿子健治面前全数排泄到脸盆上。